“甘将热血沃中华”——赵一曼烈士的遗书

发布时间:2021-12-18 09:25:12

三门峡好汉坡这附近有妹子玩吗阿城【输-入/网,址→vwe35点CoM←选/妞】』需.大保健.学生.品茶.上门.服务

      

  “甘将热血沃中华”  赵一曼与儿子的合影  习近平总书记指出,革命烈士的家信是进行抱负信心教育最活泼、最有说服力的教材。每位革命烈士都有着钢铁般的意志、宁当玉碎的精力,但是他们也是血肉之躯,也有儿女情长。透过家信这类朴实的感情表达,我们看到革命烈士对亲人的迷恋,更能体味到他们对革命事业的苦守、对抱负信心的果断。  在中国共产党汗青展览馆,摆设着一封母亲写给儿子的信,这位母亲就是被誉为“白山黑水”平易近族魂的抗日英雄——赵一曼。   赵一曼,原名李坤泰,字淑宁,曾用假名李一超,1905年诞生于四川宜宾,自幼崇敬英雄,立志做巾帼须眉。她在其年夜姐夫郑佑之(四川初期中共党员)的影响和引领下走上革命道路,并于1926年3月插手中国共产党。青年期间的赵一曼快乐喜爱念书、写作,极具文学才思,曾在《女星》《妇女周报》《协力周报》等报刊上颁发文章,从控告不满、向封建权势宣战,慢慢转向保护女权、追求社会变化。1926年11月,赵一曼被迫转入宜宾中山中学念书,开学那天适逢孙中山诞辰记念日,她有感而发,在《宜宾中山中学开校记》一文中满怀豪情地写道:“师长教师为平易近革命,为革命奋斗,为奋斗牺牲。此刻师长教师死了……谁能继续师长教师的精力奋斗呢?谁能照师长教师如许的不怕牺牲呢?”可见,21岁的赵一曼已抱定为革命而牺牲的决心。  1927年2月,赵一曼进入武汉中心军事政治黉舍(黄埔军校武汉分校)进修,成为中国革命第一代女兵。跟着国内革命情势的成长,为了保留革命气力,培育革命干部,1927年9月,党组织派赵一曼等具有革命工作经验的共产党员和共青团员进入苏联莫斯科中山年夜学进修,与她同业的还有任弼时老婆陈琮英之兄陈达邦,两人后来在苏联络为夫妻。不久,按照国内革命工作需要,党组织要求赵一曼回国。已怀怀孕孕的赵一曼降服一切坚苦,于1928年11月回到上海。1929年2月,赵一曼在湖北宜昌生下一个男孩,取乳名“宁儿”。1930年4月,展转各地从事地下工作的赵一曼,在上海征得其小姑子陈琮英的赞成后,将年幼的孩子送到汉口,拜托给陈达邦的堂兄陈岳云扶养,并留下一张母子合影,从此再也没有与儿子相见。  1931年九一八事情爆发后,赵一曼被中共中心派往东北地域带领革命斗争,前后在沈阳、哈尔滨进行党的地下工作。她曾任珠河县(今黑龙江省尚志市)铁道北戋戋委书记、东北人平易近革命军第全军第一师第二团政委。1935年11月,在一场抗击日寇的剧烈战争中,为了保护军队突围,赵一曼在交兵过程当中受伤昏倒而被俘。在拘留所内,身负重伤的赵一曼面临仇敌对其肉体上的摧残和精力上的熬煎,始终对党组织的秘密缄舌闭口。她编造假供词利诱仇敌:27岁,诞生于江苏徐州,家庭敷裕,受太高度教育,和丈夫一路到东北做生意,丈夫因进行抗日勾当被枪决……她还痛斥日本帝国主义的侵华罪过,把仇敌对她的审判酿成她对日军的审讯。  为了获得主要谍报,1935年12月,日军将生命弥留的赵一曼送到哈尔滨市立病院进行监督医治。在病院里,她操纵一切机遇宣扬革命理论和共产主义抱负,揭穿日军的罪行行动。她的英气和勇毅博得了病院警士董宪勋和护士韩勇义的尊重和同情,并在他们二人的帮忙下逃出病院,但很快被日军再度抓捕,被关押在伪满哈尔滨差人厅(今东北烈士记念馆)。就是在这里,赵一曼遭到日伪差人灭尽人道的摧残。一个月后,在一无所得又无计可施的环境下,仇敌决议把赵一曼押解到她曾战役过的珠河县,斩首示众。  在被押往珠河的火车上,赵一曼回顾本身短暂的人生:作为一位革命者,可谓死得其所、无怨无悔;作为一位母亲,却没有尽到对儿子教育和扶养的责任,留下了没法填补的遗憾……思路至此,她要来纸和笔,写下最想对儿子说的话:“……母亲由于果断地做了反满抗日的斗争,今天已到了牺牲的前夜了……我最亲爱的孩子啊!母亲不消千言万语来教育你,就用实施来教育你……”  在写完这份绝笔后,她想到仇敌或许会拿着她的绝笔作为话柄,去毒害她的孩子。因而,她又写了一份与之前编造的供词一致的遗书(今朝看到的两份遗书均按照敌伪档案的记实抄写构成):“……母亲到东北来找职业……你的父亲到东北来死在东北,母亲也步着他的后尘……”在生命的最后时刻,赵一曼举头挺胸,愤慨地对着仇敌的枪口……  “未惜头颅新祖国,甘将热血沃中华。”赵一曼用年仅31岁的年青生命实现了奋不顾身、保家卫国的铮铮誓言。  新中国成立后,人们最先察访离散家眷。四川的李坤杰也在寻觅外出加入革命的幺妹李坤泰。经多方探问,1954年8月,李坤杰经由过程时任国务院宗教事务局局长何成湘(曾在中共满洲省委工作)证实,本身的mm李坤泰、李一超就是抗日英雄赵一曼。后来,李坤杰还经由过程陈琮英找到妹夫陈达邦和外甥陈掖贤(宁儿),割舍不竭的亲情被延续。当陈达邦得知本身的老婆就是片子《赵一曼》原型时,更增纪念和敬爱之情。当陈掖贤得知赵一曼就是本身日思夜想的妈妈时,倍增对母亲的忖量和崇拜,他还曾于上世纪50年月到东北烈士记念馆,含泪手抄了母亲留给他的那份绝笔。此刻,这封逾越半个多世纪的革命家信由赵一曼的孙女陈红保存。  斯人已逝,精力永存。赵一曼为人平易近而战、为平易近族牺牲的英雄气势,鼓励着我们铭刻汗青、顾惜当下、不忘初心、砥砺前行。 【编纂:丁宝秀】

返回顶部